欢迎光临湖北大学离退休处工作部(处)!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
 首页 | 部门简介 | 政策法规 | 党建工作 | 涉老组织 | 服务指南 | 老年风采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琴园文萃>>正文
读刘明福著《中国梦》启示录
2016-11-03 10:33 王 修 和  审核人:

我怀着士兵出击的战斗激情,读完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大校2010年初版、2013年5月第四次再版的《中国梦》一书,完全被《中国梦》的严密逻辑、翔实论证和充满诗的战斗激情所折服,大有“相读恨晚”之感。诚如作者“自序”所言:“写作出版《中国梦》这本书,旨在‘以书为战鼓,以书为号角抒豪情壮志,为十三亿中国人万众一心向中国梦的冲刺,鼓与呼!”当我读完全书,仿佛七十六年前听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抗日救亡战歌,战鼓咚咚、号角声声,催人奋进。

一、实现大国崛起的“中国梦”,必先立争创“世界第一”大志

习近平同志提出“中国梦”的第一要义是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者认为《中国梦》的终极目标是和平崛起,争创“世界第一”的国家。两者是高度融合统一的。倡导中国梦的先行者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三位伟人论及中国崛起战略目标以及中国追求的国家大目标上,“都是‘世界第一’主义者”(刘明福《中国梦》第2页,以下只注页码)也就是“再现中华民族的历史辉煌,再创领先世界的卓越地位,再次成为世界最富强、最幸福的国家”(《中国梦》自序),进而言之,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和科学技术物质硬实力(经济总量、综合国力等)都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国家。

中国实现“世界第一”有何历史和现实的重大意义?当代中国为此拼搏是否必要?是否值得?是否可能?作者指出,有些人对上述四个问号,并未形成共识。如认为中国目前现实问题这么多,把现实问题解决好更实际;把那些“倒数世界第一”的问题解决好,就行了,否则就是“好大喜功”,离老百姓的想法太遥远等。这些看似“实际”的说法,实在失之偏颇。“统一认识的关键在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能够在更高的起点和层次上,为解决诸多具体的中国问题创造更好的战略环境和条件。”(21页)而确立创建“世界第一”目标的志向,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质条件准备,正是实现中国梦必要的基础和先决条件。

作者认为实现“世界第一”的中国梦,具有五个标志性的重大意义:一是说明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通过自强不息的努力,可以超越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二是说明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发挥其社会制度的优越性可以超越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三是说明迄今为止的西方建国之道并非唯一的康庄大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其内在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四是说明古老优秀的东方文明不仅能够超越西方文明,而且能够引领世界,具有巨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五是说明经过奋争的中国可以打破西方长期的人种岐视,推翻“西方种族独优”的狂言,说明充满创造性东方智慧的黄种人同属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因此,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光荣,而且是亚洲的光荣,也是全世界炎黄儿女的光荣。

回顾世界历史,昔日人口百万的葡萄牙,相当于我国一个县的人口,但葡萄牙帝国曾经是一个通过侵略它国而崛起的国家,是一个横跨140个经度和纵贯120个纬度的巨人,当今世界除大洋洲之外,昔日大国势力所到之处,皆以葡语为第一语言或第二语言,何其风光!反观我国,文明历史五千年,勤劳人民十三亿,国土面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还有浩瀚辽阔、美丽富饶的万里海疆,如果长期屈居世界各国之后,忽视和平崛起,妄自菲薄惧创“世界第一”富强国家,实在愧对华夏祖先,也对不住寄希望于“中国和平崛起”以造福人类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人民。

中国实现“世界第一”和平崛起,具有三大历史和客观的根据:

第一,中国具有担当“世界第一”国家的道德条件,“中国没有原罪”(77页)。历史上中国没有野蛮血腥攫取殖民地、没有贩卖鸦片毒害外国人民,没有掠夺、占领外国领土。反观西方大国崛起的血腥历史,例如“强盗中的强盗”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和东南亚犯有疯狂屠杀人类的原罪,当今头号“霸权国家”入侵伊拉克、利比亚、扶植日本法西斯,更是原罪累累。

第二、“中国性格”决定中国具有创建“世界第一”国家的基因。“国家是具有性格的,国家的性格,体现国家的性质。中国,是有性格的。中国性格,展现中国的国家性质。”(103页)孙中山先生说:“东方文化是王道,西方文化是霸道”(转引自102页)王道文化的本质,是强而不霸。“……我们所要建设的‘王道中国’就是一个不捁霸权、道德高尚、可亲可敬的强大中国。”(102页)具体而言,中国是一个既不侵略弱小国家的国家,也不威胁周边邻国的国家;中国是历史上强大而不征服别国的国家;中国相对而言虽然资源短缺,但不扩张;中国注重防务而不先发制人;中国讲究文明包容而不制造冲突,一言以敞之,中国人以王道立国,而非霸道立国,这就是“中国性格”的基因。

第三,中国具有创建“世界第一”国家的实力。新中国建国初三十年建立了相对强大的国民经济基础,掌握相对先进的科学技术,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积累相对雄厚的红利,成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具有建设“世界第一”的经济实力。科学技术在追赶先进国家目标上具有长足的进展。在这方面我们虽然还有前进中困难,但这种困难正在逐步克服和不断前进的过程中。

二、“没有噩梦,难成美梦”,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易经》)

“没有梦想的民族便没有未来,而只做美梦的民族便难以清醒……中国梦也包括‘中国美梦’和‘中国噩梦’两个部分,常做一下‘中国崩溃’的噩梦,能够使中国防止过度陶醉,有助于实现‘中国崛起’的美梦”(290页)这些震耳发聩的警世危言,对我们实在有如当头棒喝,有助于保持清醒,实现中国的“和平崛起”。

作者指出,世界上许多国家、民族、常以警世危言保持全民族的清醒。美国信奉“没有伟大的敌人,便没有伟大的美国“(美国格言)的‘敌人观’”,是善于以“美国衰败论”激励美国人的高手,他们误以为这样大大有助于美国暂时保住“世界第一”霸权国家的高位。据统计,从20世纪50年代起,六十年中美国领导人高唱“美国衰败”论达八次之多,其中包括朝鲜战争后、苏联人造卫星升空后、侵越战争后、70年代美国滞账后、苏联扩张和日本崛起后、冷战结束后、“9.11”事件后,以及金融危机后,并把美国列为“衰败第一危险国家”,这一次又一次,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美国衰败歌”,不仅没有唱衰美国,灭自家威风,反而一次又一次给美国带来巨大发展动力和凝聚力,“这是美国善用忧患意识的高超艺术”(289页)可见,美国高唱的“衰败歌”实际上成为霸权国家的“冲锋号”。当然,美国凭借“霸权第一”而任所欲为甚而胡作非为,无理取闹,就不可能逃脱百年转换周期,这是历史的辩证法。

作者指出“崩溃论对中国最有价值”(289页)当下西方世界对中国有“四论”,即“中国崛起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当下我们有些人对中国崩溃论最反感,认为这是对中国崛起的污蔑和诅咒。其实清醒的中国人现在最悦耳最欣赏最应听的当然是“中国崩溃论”,因为只有强烈的忧患危机意识警钟长鸣,才能防患于未然免于崩溃,这也是颠扑不破的历史辩证法。

在习近平同志任总书记党中央领导下,我们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是中国“和平崛起”根本保障。但不容忽视我国还有许多“负面第一”的东西:贪官之多、贪腐之重、官吏数量之大、行政成本之高、公款消费之奢、以及两极分化之快等,都是中国噩梦之根,其“复面第一”综合症,足以使中国崩溃,这决非危言耸听庸人自扰。我国当下有些官僚权贵,严重脱离群众的现象,与苏共亡党亡国时的情景“相近、相似、相同”,如果处理不好,任其泛滥成灾,那么“苏共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习近平)这难道不值得我们警醒,仍然忘乎所以、高枕无忧、自我陶醉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考察我国社会状况、生态环境和国际关系,我们就会发现导致中国“崛而不起”的危险,是因为客观存在“三大矛盾”:一是人与自然的矛盾;二是人与人的矛盾;三是中国与世界的矛盾(298页)。这三大矛盾处理不妥,中国“崛而不起”的现实危险因素就始终存在。毛泽东主席早在“八大”期间接待外宾时说,“要使中国变成富强国家,需要50年到100年的时光”“中国也可能犯错误,也可能腐化,……腐化、官僚主义、大国沙文主义、骄傲自大、中国都可能犯。十年、二十年以后,就危险了,四十年、五十年后就更危险了。”(284页)中国当下正处在从“八大”算起的“五十年以后”这个最危险的阶段,尽管反腐斗争取得重大进展,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取得辉煌成就,但“崛而不起”的危险仍然存在,人们不能不高度警觉啊!

一百年前,我国伟大思想家梁启超说:“今天之可忧者,莫中国若,天下之可爱者,亦莫中国若,吾愈益忧,则愈爱之;愈益爱之,则愈忧之。”(转引自2014年4月6日《光明日报》第六版)爱之深,则忧之切。

中国崛起与崩溃、中国美梦与噩梦,只有半步之差,并非天壤之别。

“中国崛起的命运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里。实现中国崛起,不怕美国‘西化’、‘分化’,就怕自己‘腐化’、‘僵化’。只有战胜自己的衰落才能实现伟大的复兴。”(286页)这是作者刘明福刻骨铭心的肺腑之言。

三、“富而不强”是霸权国家餐桌上的美味大肥羊,中国必须“尚武富强”

“战略决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方向和前途。战略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线,战略正确,小国能够崛起;战略出了毛病,大国也要衰落。”(138页)作者此言是具有历史依据和现实根据的。汉唐时中国是“英雄的中国”,宋以后的中国是“文弱的中国”,鸦片战争后的中国是“挨打的中国”,20世纪的中国是“战斗中的中国”,21世纪中国决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和平崛起”的“中国梦”必将是“强富的中国”,“强”和“富”并举紧密相联。

我国祖先造字止戈为武,“尚武”的目的是止戈即和平。我们“武昌”这个地名也说明“尚武”则“昌”。孙中山早年提出:“20世纪立国于地球上者,群雄争逐,未能止于大同世界,非兵力强不能立国。”为此,他制定了气势恢宏的军事纲领;“训练国防基本军事人才三千万,训练国防物质工程技术人才一千万。”(7页)合计四千万军事人才,并创立黄埔军校。在当时四亿人口的中国,训练国防人才四千万,占1/10,这是何等雄伟的强军气魄!当下中国的军力距此何其遥远?孙中山当年尚且具有如此高瞻远瞩尚武强国的气慨,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大讲“强国强军”有何难于启齿之理?

中国实现“和平崛起”,必须同时高举“尚武”大旗。“这是一种为了民族活命与生存而敢于拼命的精神,是一种为了国家伟大复兴而敢于强军的精神,是一种为了和平与发展而敢于战斗的精神。”(245页)没有“尚武”空谈和平的民族和国家,是注定挨打的民族和国家。这是硬道理。

五千年前雄据东方的中国,其基础就是尚武精神。秦始皇继承五霸战国七雄征战的尚武传统,成为一个以武力统一中国的千古一帝;汉武帝在“防御文化”“和亲文化”的基础上,倡导征战文化、进攻文化因而保持汉朝的长治久安;唐太宗李世民不仅具有大唐五朝财富、规模、开放胸襟之大,而且具有“尚武”、“尚强”精神之大。足见中国历史上的盛世,都是建立在尚武、善战基础上,用枪杆子打出来的。

相反的情况则挨打、搳地、赔款的悲惨下场。不论是打中国打出甜头的欧美国家,还是“强盗中的强盗”日本军国主义者,他们共同的经验就是:“对付中国人唯一办法,将中国痛打一顿,然后品尝中国这头美味大肥羊,索取割地赔款,然后讲道理”。它们的“道理”,就是从1840年到1905年六十五年间,中国挨打之后被迫签订745个不平等条约;从1840年到1949年建立新中国一百零九年间,中国遭受外国入侵达470次之多。可见,尚武精神是一个民族生存、活命、延续、免于亡国灭种、独立、富强的基础,否则,挨打、割地、赔款、亡国、灭种、屈辱必不可免。

20世纪“战斗中国”为了救亡图存,八年抗战,以三千余万人伤亡,损失巨大物质财富代价,赢得自鸦片战争百年来第一次民族解放战争胜利;抗美援朝以轮番投入二十五个野战军、十六个炮兵师、十个铁道兵师、十个空军师联同后勤人员二百多万人,与世界头号霸权强国及其16个帮凶国家178.9万人,打了三年,毙敌三万六千,伤敌十万三千,以打成平手了结。迫使骄横的克拉克将军悲叹自己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议上签字的司令官”。抗美援越战争中,美国投入一百二十万兵力,以被歼五万八千,打伤十五万,耗费二千多亿美元,成为美国长达十年的“伤心之战”。

上述抗日战争的胜利,特别是抗美援朝、援越战争的结果,是中国赢得五十年的和平建设时期,赢得中国和平崛起最可宝贵的战畧机迂期。

以上事实雄辨证明,中国历史上的汉唐盛世,新中国建立以及后来和平建设时期,都是用枪杆打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毛泽东的名言,这是一个伟大的真理。照此逻辑办理,枪杆子里面出主权、枪杆子里面出独立、枪杆子里面出和平、枪杆子里面出安全,枪杆子里面出改革开放,同样,枪杆子里面出和平崛起的“中国梦”。当今世界“霸权国家”高踞“老子天下第一权位”,在我国家门口跃武扬威,这是有血性的中国人能容忍的吗?我国政府倡导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实现“一带一路”互惠双赢的宏图大略没有强军后盾,绝对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有一则笑话说,中国讲“和平崛起”,就应该把“龙”这个中国图腾,改为“熊猫”。因为前者是英语“dragon”意即攻击、霸道、恐惧之物。而后者代表温驯、善良、柔美。这虽是笑话,但涵意明显:中国要解除武装,废除尚武。这是万万不行的。丢掉枪杆子、丢掉尚武精神,就等于把这个民族、国家精神大厦的柱石与骨骼拆除掉了,那么。“没有‘武化’的‘文化’,没有尚武精神的民族,只是一堆脂肪。”(247页)这个国家就只能是被人宰割的大肥羊,只有脂肪而无骨骼即‘武化’的下场,中国人民领教够了。把龙的图腾改为“熊猫”,这不是笑话,实质是涂抹蜜糖的毒箭。

习近平同志说“富国才能强兵、强兵才能卫国”。为此,我们的结论只能是:要和平,就要准备战争;要安全,就要强大;要和平崛起,就要准备“战斗崛起”;要鼓起钱袋子,就要背起“子弹袋子”;肥大而无肌肉的“经济民族”,在当今霸权横行的世界里,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毫无崛起可言。

刘明福“中国梦”2010年出版后,世界著名战略家基辛格2011年5月出版《论中国》谈到刘明福《中国梦》一书的有关篇章,他写道“刘明福预言中国的崛起将开启亚洲繁荣的黄金时代。届时,中国的产品、中华文化和价值观将成为全世界的标尺。整个世界将变得十分和谐,因为中国的领导方式比美国更加精明与温和,而且中国不会称霸,仅仅将自身角色限定在担任各国的代言人。”如果把基辛格此言理解为他似乎同意刘明福《中国梦》的某些说法,那么“修昔底德陷阱”的魔咒将不会在中美博弈中产生。

刘明福《中国梦》2015年7月在美国出版,在西方世界引起轰动。尽管许多西方媒体、外交人士斥责刘明福大校是信口开河的必胜主义者、反美派、鹰派、阴谋论者、军国主义者,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西方战略家应该认真读一读刘明福的《中国梦》,它包括美国及西方盟国应该注意的信息,它也试着去理解中国崛起以及中国对未来世界有何意义。”(见2015年8月31日《参考消息》16版)

概括起来,刘明福《中国梦》的精髓就是作者在后记中抒发壮志豪情的四句话:“冲刺世界第一,决赛冠军国家,创造中国时代,建设无霸世界。”这是我们进军“中国梦”的冲锋号。

读完全书,我作为八十四岁病翁,克服脑力、眼力的种种困难,倘且深为这本集学术研究,现实政治、舆论焦点于一身,融理论分析、民族豪情、忧患意识、激情语言于一体的著作,振奋不己。我确信华夏儿女,特别是全国公务员、二百多万现役军人、全国千百万大学生和青年人读此书后,必定热血沸腾,振奋精神,加倍努力,为实现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制定的“十三五”宏伟战略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作 者:湖北大学离休干部

2014年4月24日初稿

2015年10月27日修改

关闭窗口

湖北大学离退休工作部(处) 版权所有    电话:027-88663015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武昌区友谊大道湖北大学  邮编:430062

离退休工作部(处)微信公众号
离退休工作部(处)微信公众号